三代武漢開發區人的家國情懷: “我們的事業,要為國家發展服務”

經過28年的發展,武漢開發區已成為一座現代新城,湖泊、綠地點綴期間。記者康鵬攝

長江日報融媒體9月30日訊(記者康鵬 通訊員 張敏)如果把新中國成立以來的70年,比作1天,那么,武漢開發區誕生在下午3點40分,可謂姍姍來遲,年輕,且朝氣蓬勃。

短短的30年間,一代又一代開發區人,將個人命運、區域發展與國家進步、民族復興緊密聯系,敢闖敢干,勇于創新,創造了一個個不可能的奇跡。

最近出版的《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口述實錄》,將開發區的發展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1988-2002年,為創建探索階段。其標志性事件,是中法合資30萬輛轎車項目(神龍公司)的落地;

第二階段是2003年-2016年,為跨越發展階段。其標志性事件,是東風總部遷漢,以及東風本田等企業的建設;

第三階段,是2017年至今,為轉型提升階段。其標志性事件,是國家智能網聯汽車基地的建設,以及一大批創新平臺、企業的落戶。

創建之初,引進外資項目、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探索體制機制改革;今天,從引進、吸收升級為自主創新、內生動力,打造“大國重器”,推動高質量發展。在不同的發展階段,武漢開發區始終承擔著國家命題。

近30年來,武漢開發區發展的魂在哪里?未來前行的精神動力是什么?怎樣繼續在國家發展中尋找區域定位?是新時代開發區人在思考的問題。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找來了三代開發區人的代表人物,聽他們講述自己的奮斗故事和家國情懷。

任德亮。記者康鵬攝

【第一代開發區人】

原武漢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蔣伯雄:

參與新中國工業化進程

將個人命運與國家發展相聯

“我是新中國成立以前出生的人,小時候,經常跑到山里躲日本兵。70年來,我親眼見證了偉大祖國翻天覆地的變化。我也很幸運,這一生能參與到國家建設中,貢獻自己的一點力量。”9月25日,第一代開發區人代表、原武漢開發區工委副書記、管委會副主任蔣伯雄表示。

今年78歲的蔣伯雄,1988年參與籌建武漢開發區,在開發區一直工作到2004年退休,長期參與、見證了開發區的建設、發展。

“武漢開發區的發展,是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之下。國家的發展,給開發區帶來了歷史性機遇,而開發區的發展,也反過來,為國家發展做了貢獻,探索了一些路徑和經驗。”蔣伯雄說。

蔣伯雄出身湖南農村,1959年考入清華大學,是新中國較早的一批大學生。1968年研究生畢業后,被分到武漢遠郊的葛店化工廠。在那里工作了14年后,他被調到武漢市工作。

1988年,武漢開發區籌建,47歲的蔣伯雄來到沌口創業,開啟了人生新旅程。

“剛來的時候,這里是一望無際的農田、荒坡和湖汊,路只有一條破破爛爛的318國道。”蔣伯雄回憶。

當年條件十分艱苦,有較長一段時間,管委會在糧站倉庫里辦公。冬天沒有暖氣,就燒炭爐,滿屋子都是煙熏火燎。神龍的法方總經理要

來拜訪,糧站太破,實在不體面,只好去了買了點紅緞布,把四張桌子拼在一起,鋪上紅緞布,充個門面。

但在服務企業方面,從武漢市到開發區,卻絕不含糊。開發區最初的建設經費只有2000萬元,窮到到處“討錢”。但武漢市答應給神龍的2300畝地等16項條件,卻勒緊褲腰帶一一兌現。

東風本田的前身——萬通公司成立時,合資股比不符合國家政策。為了幫助東風公司增加股比,開發區投入400萬美元,又貸款300萬美元,供東風使用。

“敢吃螃蟹,敢想敢干,為企業做好服務,是開發區發展壯大的秘訣之一。”蔣伯雄總結。

1998年,武漢開發區提出了一個今天看來很“狂”的口號,叫作:“再造一個武漢”。可見當年開發區人的雄心壯志,以及對武漢城市發展的使命感和主人翁意識。今天看來,武漢開發區的GDP、工業總產值、財政收入,早已經超過1998年的武漢。

蔣伯雄對開發區充滿感情,他表示,開發區要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繼續在武漢產業經濟發展起到引領作用,特別是要進一步深化體制機制改革,聚集更多人才。“30年前是找項目,30年后是先找人才。有了人才,才有項目;有了項目;才有發展。”

他建議,應該瞄準清華、北大、浙大、同濟、華科、武大等頂級名校,吸引他們到開發區來設立人才聚集中心、創新平臺等,并創造更好的居住環境、科研環境、金融環境,把人才留下來,在這里安心搞發明創造。

此外,項目是開發區的生命線。要根據世界經濟、科技發展的動向,有的放矢地引入國內乃至世界最先進的企業,并創造良好的法治環境,讓企業安心發展。“引進大項目要花大力氣,更要有勇氣,要有拼命三郎的精神,堅韌不拔地去爭取。當年開發區的兩個重點項目,神龍和東本,都是經過了很多年的努力才引進的。有了好項目,開發區的發展就有了后勁。”蔣伯雄說。(記者 康鵬)

周劍光。本人供圖

【第二代開發區人】

東風公司技術中心副主任周劍光:

給東風汽車裝上“自主芯”

“中國夢”“東風夢”是心中最柔軟部分

9月23日,東風公司技術中心第四屆科技創

新周開幕,聚焦汽車“五化”(輕量化、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共享化)技術研究與應用。

會議議程之一,是周劍光分享T·創空間、智慧生態圈、眾創平臺等創新體系在一年來取得的工作成果。

周劍光,東風公司技術中心副主任。作為海外高層次人才的代表,他參與了東風自主品牌乘用車發動機、新能源汽車、以及發動機控制器的汽車電子電控、智能駕駛等諸多關鍵技術研發。

2008年12月,周劍光回國,加盟東風公司。此前,他先后在日本五十鈴自動車株式會社和日產自動車株式會社研發中心從事汽車發動機研發工作近15年。

回憶起在日本的這段時間,他說:“只能用好山、好水、好寂寞來形容,特別是在2000年以后,國內的汽車行業突飛猛進地發展,自己感到非常自豪卻又使不上勁。”

加盟東風公司,周劍光接到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個“硬骨頭”——干老本行,自主研發乘用車發動機。

沒有一份數據、沒有一張圖紙,一切從零開始。經過周劍光等海外專家及蔣國英等技術中心總師的共同努力,東風公司技術中心攻克了自主研發汽車心臟——發動機的難題。

東風A16發動機成功點火,東風公司的自主乘用車——東風風神乘用車從此裝上了“自主芯”。

經周劍光牽線搭橋,2008年起,東風公司一口氣引進了14位海外博士,燃料電池專家賀挺、博士邊寧等大量海歸人才匯聚東風,被汽車界稱為“東風現象”。

“來到東風,撇開待遇不談,‘中國夢’‘東風夢’是我心中最柔軟的部分。”周劍光坦陳,回到中國安心踏實,隨著國家戰略轉向創新驅動,武漢開發區向“下一代汽車”轉型升級,自己要將這個夢做得更大更美滿。

作為東風公司技術中心副主任,周劍光還承擔著為技術創新和研發工作率先探路和率先實踐的重任。

眼下,他最關心的事情之一,就是T·創空間、智慧生態圈、眾創平臺等創新體系的建設,關注年輕人的成長,“東風公司給予了年輕人很大的自由發揮空間,打破束縛,讓年輕的員工充分實現自己的想法,探索出一條創新的體制機制路徑”。 (記者 李金友)

邱志軍。本人供圖

【第三代開發區人】

華礪智行創始人邱志軍:

清華海歸博士回漢主攻“無人駕駛”

“我的事業在中國,在武漢!”

“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使命擔當。作為一名新時代武漢開發區人,我愿和我的團隊一起,圍繞智能網聯汽車技術克難攻堅,為開發區產業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貢獻力量。”日前,華礪智行CEO邱志軍表示。

40歲的邱志軍是武漢人,本碩畢業于清華大學,后到美國威斯康星大學拿到博士學位,2009年進入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任教,并擔任加拿大國家車聯網技術研究和示范基地負責人。

兩年前,邱志軍放棄國外優越的生活回漢創業,在開發區創立華礪智行,從事車聯網和智慧交通領域產品開發。邱志軍和他的企業參與了武漢國家智能網聯汽車示范區的建設,成為武漢開發區產業升級轉型的見證者。

他介紹,早年在北美做研究時發現,政府決策程序繁瑣且緩慢,國外車聯網基礎研究和技術發展快,實際應用卻很慢。而此時,在中國,人工智能、車聯網等相關應用如火如荼。

當時,邱志軍馬上意識到,“車聯網和智慧城市的未來在中國,我的事業在中國,我必須馬上回國!”

2016年,邱志軍回國創業,他與4名海外歸國科技精英,在武漢開發區成立華礪智行科技有限公司,從事車聯網技術應用研發。

之所以選中武漢,因為這里是中國重要的汽車生產基地,汽車產業基礎雄厚,同時,武漢高校眾多,智力資源豐富,車聯網研發所需的通信、軟件、地理信息等專業人才都能招到。“我相信,在中國智能網聯汽車產業未來版圖上,一定有武漢一席之地。”

華礪智行現有50多名員工,其中80%以上都是擁有高學歷的研發人員,他們中不乏來自華為、中興、微軟等知名企業的技術骨干,也有從美國硅谷、華爾街回國的海歸。

目前,在車聯網無線通信、協議棧、軟件開發包、信息安全中間件、車輛駕駛行為建模、交通智能算法等方面,華礪智行擁有國際先進的核心技術,并開發出智能路側設備、后裝車載設備、前裝車載模塊等3種車聯網產品及5種應用軟件。

華礪智行所提供的解決方案已在智慧交通、自動駕駛、整車制造以及共享出行領域進行應用,與上汽、東風、北汽等企業開展業務合作。2018年,華礪智行的產品有一半出口海外。

9月22日,武漢智能網聯汽車示范區揭牌。華礪智行與華為、中移智行等企業一起,參與了示范區前期規劃和建設,并為示范區提供了路側設備、車載設備等在內的車路協調全套解決方案。

“中國的高速公路網絡和數量龐大的ETC設備,以及建設中的5G通信網,為發展車聯網和智慧交通提供了良好產業基礎。像手機一樣,未來中國智能網聯汽車產業將在世界迅速崛起。”邱志軍表示。(記者 張智)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澳客足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