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工程施工質量的“問題爆發期”

光明網評論員:今天(1月17日)有媒體報道說,13日發生的青海省西寧市公交站地面坍塌事件中,共有17人受傷,10人失聯,目前已有9人遇難,其中有2名輕傷患者已經康復出院。

這起事件發生次日,即有媒體指出西寧市在2014年6月到2016年5月不到兩年時間里,已經發生了10起地面塌陷,其中3起發生在公交站附近。報道稱,西寧市發生的這10起塌陷事件,位于西寧市城中區、城東區、城西區、海湖新區等地方,其情形為路面塌陷、地磚塌陷、水管爆裂致地面塌陷等。這些看似不那么嚴重的地陷事件發生后,終于出現了這起嚴重的地陷事件。據說,此次地陷還導致了次生事故,在公交車陷入突然出現的深坑后,車體砸向10千伏高壓電纜的電力排管,直接致使電纜排管斷裂、電纜本體主絕緣嚴重受損,并產生電纜短路及其弧光,以及似燃爆聲音。

城市地陷的規模和數量到了這種程度,怕是防也難防。設想,即使10次地陷發生之后,人們得到提醒,或者自己由此小心,又怎么能防止這種可能隨機發生在任何市政建設工程地點的事件呢。話說回來,如果人們連在城市道路上行走都要小心翼翼,都要時刻提防著地陷——實際上防也沒用,那么,人們還有什么安全感可言。短短幾年內,一個人口規模不大、市政建設規模相對也不大的城市,竟然發生了這么多起地陷事件,這個現象足以引起其他人口集中、以往十幾二十多年間展開了大規模市政建設的地方的警覺。

最近出現在一些地方的地陷事件并非偶然。像上述西寧市發生的這些起地陷事件一樣,許多地陷早不陷晚不陷,偏偏在這個時候陷;許多橋塌早不塌晚不塌,偏偏這個時候塌,就是因為在以往建設高峰期的工程質量問題,差不多同時到了暴露的窗口期。這些工程質量問題的“索債”,如果集中發生,肯定會給人們的安全感和安定感帶來極大的影響。問題的關鍵還在于,這種工程質量問題,難以防范,甚至由于建設規模的原因,也難以復查;一些造成工程質量的責任人,即使知道以往施工質量的隱患,也不會去提醒有關方面事先采取補救和防范措施。因為那樣做,不僅等于投案自首,同時也會把工程監理和驗收等一干部門牽涉其中。

前不久一起地陷事件發生后,立刻有關于造成此事件的工程被驗收合格乃至工程質量優良等的報道被翻檢出來。廣州地陷事件發生后,在有關要求追究事件責任的新聞和評論下,竟然有“知情者”留言指責此等要求,說廣州地陷發生地為流沙層,救援措施只能先填埋云云。豈不知,如此辯解,便帶來的更多的問題:這段地鐵在施工之前,是否進行過地質采樣,如果沒有,可行性方案是如何形成的;如果進行過地質論證,那么,如此大范圍的流沙層為什么沒有發現,或者發現了,為什么不避開此地;再或者如果避不開此地,此條線路為什么要冒著城市地陷以及周邊公路陷落和立交橋垮塌的風險而修建?

由此也可以看出,城市地陷事件發生之后,為什么有關責任部門推三阻四、語焉不詳、能拖一天是一天,能拖兩月拖兩月,拖到人們健忘之時,拖到下次同類或影響更大的事件發生之時,便可蒙混過關,一了百了。因為一嚴肅追責,就要追出一堆問題來,由此牽涉出一些責任者。為杜絕此類事件,必須對每一起已經發生的事件進行嚴查,從可行性立項報告始,從監理和驗收報告查起,將工程質量的終身負責制落實下來。

【編輯:張靖】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澳客足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