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彈兵”潘玉程: 幾經波折百煉終成鋼

潘玉程(中)獲得軍事五項男子個人全能比賽金牌后,中國隊也獲得了軍事五項男子團體金牌。圖為勝利的中國隊開香檳慶祝  長江日報記者 賈代騰飛 攝

長江日報-長江網訊  2019年10月20日,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軍事五項男子500米障礙跑的賽場上,一位中國軍人用攝影機都難以追趕的速度爬高梯、趟低網、跨深坑,連續突破20個障礙,以2分09秒05的成績打破世界紀錄,奪得比賽第一名。那令人眼花繚亂的身影見者難忘。時隔3天后,當他飛越軍事五項越野跑的終點時,響徹整個賽場的歡呼見證著他奪得軍事五項男子個人金牌的瞬間。

他叫潘玉程,因其子彈一般的速度為世人所驚嘆。當“子彈兵”走下賽場,這位28歲的小伙也曾是個網癮少年,當過卡車司機,經歷過退伍又重回部隊的曲折人生。傳奇的際遇和部隊的打磨使他千錘百煉終成鋼。

曾是網癮少年 當過卡車司機

在男子個人全能500米障礙跑項目比賽中,中國隊潘玉程以2分09秒05的成績,打破自己在該項目保持的世界紀錄  長江日報記者賈代騰飛 攝

潘玉程1991年出生于云南省西南邊陲的普洱市孟連縣,小學期間便被發掘進入體育學校進行田徑訓練。高挑健壯的潘玉程在經過訓練之后,很快脫穎而出,在省市級賽事上名列前茅。

回憶起當時的青蔥歲月,潘玉程直言自己曾經歷懵懂和叛逆。當時伴隨著網絡和電腦的興起,他迷上游戲,加入部隊的機會改變了他。

2008年潘玉程參軍后,因田徑成績突出,于2009年被選調到原八一軍體大隊軍事五項隊。潘玉程受到部隊環境的熏陶,也從軍事五項隊的隊友和教練那里聽到、看到了許多帶傷比賽、刻苦訓練的事跡,他直言自己受到感染。

但仍有困難等候著潘玉程。2011年,潘玉程退伍返回家鄉。回到家里的他跟著父親開大卡車跑起了運輸。

2011年底,原八一軍體大隊新任領導力邀潘玉程重回軍事五項隊,潘玉程在這一刻意識到雖然離開了軍營,但自己的心仍然留在訓練場和賽場上。

重返軍營的潘玉程暗下決心,既然回來了就一定要練出成績,他一頭鉆進訓練之中。從2013年巴西第60屆軍事五項世錦賽開始,他連續5年蟬聯軍事五項男子500米障礙跑世界第一,并多次獲得男子個人、團體、男子障礙接力金牌。2018年初,潘玉程榮立一等功。

玩命訓練一天下來  累得像醉酒



        在男子個人全能500米障礙跑項目比賽中,中國隊潘玉程以2分09秒05的成績,打破自己在該項目保持的世界紀錄  長江日報記者賈代騰飛 攝

過往的經歷從來不曾遠去,其中的坎坷艱辛難忘,卻都成為往后的財富。

“近年來訓練都很玩命”,潘玉程自我總結,競技水平的不斷提高沒有取巧,靠的就是平時日積月累的訓練。

他介紹,平時的訓練時長是上午下午各3個小時左右。雖然乍一看時間不長,但強度卻非一般人能承受。

潘玉程說,在500米障礙跑的訓練中,自己多次出現類似“醉酒”的狀態。有時候練習一兩分鐘就感覺兩眼犯暈,手腳發軟,看東西都感覺比較晃。有時候訓練遇上天氣比較干燥,而劇烈運動時的呼吸急促、幅度也大,所以有時候會感覺喉嚨腥甜。“隊員們都不吸煙,但也有人得咽炎、鼻炎。”

訓練期的潘玉程,與家人說話的次數遠沒有和隊友教練溝通的次數多。他解釋,一天的訓練結束后,有時會和家人通過手機聊上幾句,有時會直接休息。不是不牽掛家人,而是往往連話都不想說了。

訓練是高強度的,很多時候也是枯燥的,感覺痛苦是當然的,感覺痛苦才會有所進步。潘玉程說,堅持訓練幾年后,他感覺運動員對待訓練和上班族對待上班的態度沒什么區別——“好好練也會有痛苦,不好好練也會有痛苦,那我干嘛不好好練呢?”

“吃苦耐勞還行,目標明確”,這是潘玉程的自我評價。他說,2018年他曾獲得軍事五項世錦賽的男子個人亞軍,后來他就下定決心,第七屆軍運會的賽場上一定要想辦法贏回來。帶著這個明確的目標,他日復一日地堅持玩命訓練,如今終于實現目標,“感覺心情太爽了。”

部隊熔爐使男孩變成軍人

在男子個人全能500米障礙跑項目比賽中,中國隊潘玉程以2分09秒05的成績,打破自己在該項目保持的世界紀錄  長江日報記者賈代騰飛 攝

在軍運會的賽場上下,潘玉程有時會累得彎腰,雙手扶膝。但每次敬軍禮,他都會調整姿態,挺直身軀。

“我首先是一名中國軍人,其次才是一名運動員”,他說,獲得榮譽時比起一般的運動員更為驕傲自豪,遇到困難時也要比鐵硬比鋼強。

2014年的第61屆軍事五項世錦賽上,潘玉程的射擊、障礙跑和障礙游泳的表現都很好,但在投彈項目上發揮不佳,比賽后他的心情十分沮喪。

“個人感覺投彈是軍事五項最難的項目,因為對運動員的心理素質考驗很大”,他說,賽后的訓練中,隊友和教練不斷給予他技術和心理上的支持,作為一個整體如家人一般團結、“拼倒爭第一,站著升國旗”的隊伍傳統,正是身披戎裝,肩上承載著祖國榮譽,部隊的大熔爐使他從一個男孩變成了一個軍人。

潘玉程揭秘,剛開始出國參加比賽的自己,手抖腳抖,有時比賽中途會出現短暫的大腦空白。近兩年隨著年齡的增長,經過部隊的鍛煉和多次參加大賽的經驗,比賽時心態逐漸穩定。“雖然現在比賽也會有一定的緊張,但那是在可控范圍內的緊張。”

有了刻苦訓練為國爭光的信念,有了打破世界紀錄的素質,有了與困難頑強搏斗的血性,還有了一心鉆研專業的志趣和端正的品行,潘玉程發現部隊給予自己的太多太多。

本屆軍運會上,潘玉程確認自己拿到軍事五項男子個人全能金牌的瞬間,他高舉國旗、與隊友相擁一同分享喜悅。事后他說:“在我的經歷中,有過低谷也有過高峰,站在高峰時當然覺得很順心,但站在低谷時,想到平時的訓練,想到身上的軍裝,再大的困難也打不倒我。”

“明年我就29歲了”,他直言,競技體育年紀增大保持高水平不易。明年若想保持現有的水平,需要在訓練中付出更多。記者戴旻陽 胡雪璇 通訊員吳旭 許薇莉)

【編輯:朱曦東】

(作者:戴旻陽 胡雪璇)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澳客足彩